1204手机基站地址-1204手机基地日本-1204手机基地

青藏高原发现22万年前手印,坚硬石板上清晰可见,究竟谁留下的?

发布日期:2021-10-12 17:12    点击次数:163

  

2018年时在西藏班戈县那曲市的Quesang地区发现了一块神秘的石板,上面布满了脚印和手印,从地形来看这是一处山体岩石的露头,从外观上来看,这是当地很普通的一种石灰岩。

尽管石灰岩硬度并不高,摩尔硬度值大概也就3~4之间(花岗岩的摩氏硬度在6到7度左右),但想要在石灰岩上留下脚印与手印,这似乎不太可能啊,就算是少林寺的武僧,想要留下个掌印,估计也得练上个把月吧!

图片

22万年的手印与脚印,究竟是谁的?

在最近公开的研究中,在这块坚硬的石板上留下的手印与脚印总共有9个,其中手印4个,脚印5个,而这些脚印与手印被鉴定为大约是在22.6万年前留下的,并且石板上的手印没有任何开凿的痕迹,这表示当年是在某种外力的作用下,瞬间就留下了印记!

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在岩石上瞬间留下手印脚印的,能在石板上轻易留下这样的痕迹,估计就算是现代人也很难做到吧,必须使用工具将其模拟成是手脚留下的印记,这个也是非常繁琐的一个过程!

图片

杜立巴石碟?与手印究竟有什么关系

有朋友立即就想到了杜立巴人!关于青藏高原一直有很多非常神秘的传闻,其中最著名的无疑是杜立巴石碟,据说是1938年在巴颜喀拉山脉石洞中发现的,当时北京大学考古学教授齐福泰(纪蒲泰,Chi Pu Tei )与其学生在青海附近考察。

图片

在巴颜喀拉山脉的山洞中发现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地下洞穴系统,洞壁非常光滑,似乎还经过加工过,他们在山洞中找到了墓穴,里面有升高只有138厘米的尸骨,头颅很大,身体瘦小,这个体型从人类演化过程中前所未有。

反而与现代外星人的造型非常类似,墓葬没有任何铭文,只找到了716个约30厘米直径的石碟,每个中间有一个2厘米直径的洞,每个碟片上都刻有两个从碟片边缘旋绕至碟片中心的洞一带的细小沟槽。

图片

当时根本无法解读石碟上刻录得非常细小的像是花纹又像是文字的印记,因此保存在在北京大学长达20年,一直到1958年被北大的楚闻明教授破译,发现了一个极其诡异的故事:1.2万年前,杜立巴人的飞船降落时坠毁,而飞船中的生还者还被当地人杀了。

图片

由于这个理论实在太过惊世骇俗,官方记录中几乎看不到类似的结论,不过在《中国的罗斯威尔》中仍然保留了比较完整的情节。

图片

一个能制造飞船到达地球的杜立巴文明,在石头上留个印记想必应该不会太困难,但时间上似乎有些对不起来,杜立巴人到达时在1.2万年前,总不可能穿越回到22万年前留下手印脚印吧,所以这应该是胡扯。

图片

但更扯的是,杜立巴石碟中记载的复杂而又曲折离奇的故事,居然是虚构的!一位名为“Outlookxp”的我国台湾省网友对此事进行了相当严谨的考证,结果发现是个互相引用且参与其中的多个作者都添油加醋后形成的故事。

图片

有兴趣的各位可以在WIKI上搜“杜立巴族”这个词条,有关杜立巴石碟错误解读,有比较详细的澄清,而知乎大神赵学浩则有更详细的过程,看来有朋友要扯上杜立巴人是不可能了。

谜团得解,但留下了一个更大的疑问

2021年9月10日,在《科学通报》上发表了一篇关于Quesang石板手印研究的论文,来自广州大学领导的研究团队称这些手印可能来自于几十万年前在西藏地区生活的丹尼索瓦人!

图片

丹尼索瓦人究竟是何许人?

丹尼索瓦人是一个3万年前已经灭绝的古人类分支,2008年在西伯利亚南部阿尔泰山丹尼索瓦洞(Denisova Cave)的古遗址中发现发现了化石,经过DNA分析发现这是古人类的一个分支,同样属于直立人,但身体构造与同属人属的现代人和尼安德特人有差异,与尼安德特人是姐妹群关系(由同一祖先衍生的两个分支)。

图片

据2010年《自然》的一篇论文显示藏人和夏尔巴人的高海拔基因源自丹尼索瓦人,基本上可以推断出,丹尼索瓦人也曾在青藏高原上生活,只是他们现在已经消失。

图片

现代人、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的头骨

丹尼索瓦人为何能在坚硬的石板上留下手印?

一个疑问产生了,丹尼索瓦人属于古人类,按现代人的思维,他们应该还是茹毛饮血的时代,何德何能可以在石板上不留痕迹的留下手印,难道真的存在远古超级文明?

图片

但显然是不可能的,在《科学通报》上发表的论文中也揭开了这个谜底,当年丹尼索瓦人到达此处时这些“石板”处在温泉附近,沉积下来的碳酸钙物质当时还是软的!

图片

丹尼索瓦人到达了此处,可能觉得留下脚印和手印很好玩,结果纷纷“到此一游”,此后在缺水蒸发形成石灰华,最后变成了石灰岩一直留存到现在。

图片

解决了手印的来历,但丹尼索瓦人又是如何消失的呢?和尼安德特人一样,这些古人类的灭绝是一个非常大的谜团,但他们也留下一些存在的痕迹,比如现代人基因中就包含了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的基因。